武汉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安全

亡灵阶梯第章不得不防营养

时间:2021-01-14 来源网站:武汉汽车网

亡灵阶梯 第612章 不得不防

准备待杀的驴,“吭啊吭啊”叫得惨烈。牵出来十几头,如果撅蹄子、转圈的,就再放回去,一天休息下来还没回过神的,那就宰了。现在不死,等到回去时,倒在半路上,也只有便宜了野狼。

篝火生了起来,旁边的士兵正在拿着斧子劈材。晚上等白天积攒的热气耗尽,戈壁会很寒冷。幸好这里的树够多,尽管砍就是了。

拉加西走过来蹲在帐篷外,跟坐在帐篷内的程千寻汇报:“女王,明天早上还要杀三头,这样的话,我们的驴只剩下四十一头了。”

程千寻回道:“明天早上早点开饭,埃利卡王随时都可能走。中午接应的人如果还没来,尽管杀,这事就不会汇报了,肉一定管够,大不了我和你步行回去。”

“是!”拉加西低头答应了一声,退下了。就听到他喊道:“女王说了,肉管够,再牵一头去!”

顿时士兵都叫好,包括雷格尔的手下,大声感谢着女王。

驴子也属于贵重商品,普通人家、五头驴子够娶个貌美如花的好老婆了。雷格尔感动不已:“程。”

“非要叫名字的话,就叫程女王!”程千寻皱眉,微微叹气道:“别说你会保护我,其他三国如果一起攻过来,靠你一个人扛还是我?也别说什么其他的,毕竟你也送来牛羊,现在杀几头还算不上你送来的多。”

有士兵送来了一种植物根的煎水,倒在陶杯子里,拉加西捧了过来,当着面喝了口:“吃太多驴肉容易热,有些甚至流鼻血。外面也没什么吃的,这水能防。”

程千寻接过后喝了口,微苦、喝后感觉清清凉凉的,就跟热的东西吃完再喝一些凉性的茶饮同样道理。于是将剩下的递给了雷格尔,嘱咐拉加西再弄点来,每个人都喝点。

越来越冷了,程千寻披着羊皮坐到篝火旁,呆呆的想心事。她也记不清有多少次的夜晚是在篝火旁度过的,有在冷得冻死人的地方,而现在在白天热得能烤干人的地方。

雷格尔也披着羊皮走过来了,这里用不着问可不可以坐下,他一屁股就坐在了旁边。

两人都没说话,过了许久,他才开了口:“第一次见到你,就感觉好象和你很熟,以前认识的。现在坐在这里,这种感觉更浓了,但我们应该也是第一次坐在篝火旁吧。”

他侧头自嘲的笑了笑:“不是和你套近乎,而是实话。”

程千寻也笑了,她转过头,从旁边捡起一根树枝,折断了后扔进了火里。

“女王!”拉加西赶紧地跑过来了,紧张万分地道:“还是让我来吧,不要树枝上的如果来水情况进一步恶化、电煤价格不稳定刺给刺到了。”

“不用,我还没那么娇气。”程千寻看着拉加西,知道这话没用,她就是尊贵的女王。于是无奈地道:“知道了,去吧。”

拉加西看了看坐在她旁边的雷格尔,表情一副好似明白了什么,恭敬地退下了。

雷格尔嘀咕了一句:“一切都很熟,除了他之外。”

当然对拉加西没有感觉,因为拉加西在其他层根本不存在。程千寻猛然笑了出来,但也长长叹气。

谈话不管谈到哪里,都会转到受关注的地方。雷格尔轻声问:“半年后,你一定会选出男人来吗?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程千寻很肯定地回答:“不选的话,所有人能放过我吗?”

答案是不会放过。雷格尔压低了声音:“选我吧,真的,我一定会对你好的。”

不用过半年,再过六十天不到,大家又都会是亡灵。程千寻站了起来,双手叉着腰,抬起一条眉毛:“那看你表现了,谁表现好,分数加得高,我就选谁。”

“还统计分数?”雷格尔看着程千寻回到帐篷躺下,站了起来急着道:“那我现在几分了?”

就听到程千寻在帐篷里悠悠道:“送礼物给我十分,上回和其他王一起烦我扣五分,这次害得我一晚上没睡好,到现在还白天挨晒,晚上挨冻,再扣五分。零分!”

雷格尔笑了起来:“这分数还挺难赚得,那我的好女王,怎么样才能赚分,不能光送礼吧?”

程千寻将身上的羊皮拉严实了:“那就乖乖的睡,如果今晚不烦我,给你加五分。”

“我白天睡饱了,睡不着。”雷格尔故意调侃。

就听到程千寻嘴里开始含糊地嘟囔起来:“只要不要烦我就行。你现在就在烦我,我累了,我要睡,扣你。。。”

“行,行,别扣,你睡吧。”雷格尔赶紧道。惹得四周的人,低着头一个劲的闷笑。

这一晚雷格尔确实没有再烦她,甚至碰都没碰她一下,就半夜看她因为冷畏缩起了身体,帮她再加了一张羊皮。

天又一次亮了,程千寻醒来时,烤驴肉就端上来。天刚蒙蒙亮时,驴就杀了烤熟。四周的士兵都在吃着,还有人叫他们尽量多吃一点。

“多吃一点,管够。”拉加西一路对士兵说着,走了过来。

走到帐篷时,蹲到了程千寻的身边,轻语:“已经准备好了头最壮的驴子,牵到了林子外,其他的全都牵到边境那里。”

正在用手拿着驴肉片吃着的程千寻点了点头:“辛苦了,去吧。”

等拉加西走后,雷格尔爬了过来,坐在身边也尽量压低声音:“怎么了,是不是担心来的人不是来接我的?”

“不能不防!”程千寻嘴里嚼着肉,几乎嘴皮子没怎么动地道:“如果见不对,你立即骑上就走,边界那里有几个兵等着你。你们一起回到埃喀什,带上剩余的二百资本越低。而在某一小范围内个兵,去其他国暂避。要打的话,不要急,二个月后一切准备就绪时一起打。”

“那你怎么办?”雷格尔担忧地看着她。

“需要有人断后。”程千寻看了看左右,确定没有人在偷听:“我当然能逃就逃,逃不掉,他们拿我一个女人也不会怎么样。只要你逃走了,他们也会怕其他三个王报复,基本只会留下我来要赎金而已!”

其实如果抓住了她,不会留下,反而应该是砍了。但这样说才能在危险时刻,让雷格尔放心的逃命。

雷格尔当然不是傻子,感觉有点不对味:“你是不是在诳我?他们抓住了你,会留下你一条命吗?”

“是傻子才不留,女奴都有价,而我可是女王,值钱得很。”程千寻说的话,让雷格尔笑了出来。

怎么样才能让雷格尔安全,她想了想后道:“品牌在与设计师的对峙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。理由很简单哎,你信任我吗?”

雷格尔一愣,随即道:“当然!”

“那好。”程千寻扔下肉,喊着:“拉加西,过来!”

大约在太阳十点方向时,在前面侦查的士兵跑了回来:“他们来了,来了。。。”

一问情况,程千寻就皱眉,对着站在一旁的雷格尔苦笑:“埃利卡是不是人太多了?接个王都要出动个几百人。”

雷格尔挠着光溜溜的后脑勺,有点不好意思:“可能都是为了讨好我吧。”

“希望不是来杀你的!”程千寻没个好气地道。

好吧,既然来了四百多人,那就按照原来方案继续吧。

程千寻让雷格尔躲到树林后面,然后派雷格尔的人去前面探探来的人说法,并且以雷格尔命令,去要求他们照搬。

收起一切东西,拉加西站在程千寻身边,轻声道:“女王,那里不止一头,我放了二头。见不对你也走!”

程千寻微微一笑:“我不会骑驴,只会成为累赘,想逃也逃不了。就站在这里看吧,是生是死,听天由命。”

拉加西深吸了口气,又轻声问:“这样做值得吗?埃利卡王以后万一翻脸。。。”

“值得!”程千寻不能说出自己的想法,于是找了个让人信服的理由:“埃利卡人多兵多,只要熬过这一次,埃利卡王只要活着,就不会来打,我们也多了一个坚实的后盾!要想收获,必须付出。”

“我明白了!”拉加西站在旁边,过了好一会轻声但坚定地道:“我与女同时每天至少安排两班学员上课。王共进退,要死一起死,要活一起活。”

程千寻侧头笑了笑:“谢谢!”

拉加西目光如同阳光下泛着鳞光的湖水,荡漾着。

这小子确实不对劲,但他应该是知道分寸的人。程千寻转过头,回避了他的目光,接下来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她。

去的人回来了,跳下驴,跑了过来,微微喘着气:“女王,他们同意只过来一百人,可要不带武器的过来,他们不肯。”

“去告诉他们,这是埃利卡王的命令。”程千寻看了看拉加西,拉加西立即将准备好的泥板递了过去。

“上面还有埃利卡王的签名画押,他们必须遵照着办。”程千寻毫不慌张、气定神闲地道。

这人拿起泥板,再骑上驴去那里报信了。

好了,生死就看去的人再回来时怎么说了。

等了许久,终于人回来了,说是答应了,先过来一百人,不带任何武器。

听着脚步声在稀稀拉拉的沙枣树林里越来越近,所有的兵都拿着武器,有些人紧张得双脚都抖了。被人提醒后,脚不抖的全身都抖了。

程千寻也担心。如果来的人拿着武器,那么就证明要么就是过来杀雷格尔的,到时只能报最后一丝希望,就是他们对自己不信任而已。

哈尔滨包皮包茎治疗费用多少钱
石家庄盆腔炎治疗费用
北京性病